免费的黄色网站

  • <tr id='Gi8PuR'><strong id='Gi8PuR'></strong><small id='Gi8PuR'></small><button id='Gi8PuR'></button><li id='Gi8PuR'><noscript id='Gi8PuR'><big id='Gi8PuR'></big><dt id='Gi8PuR'></dt></noscript></li></tr><ol id='Gi8PuR'><option id='Gi8PuR'><table id='Gi8PuR'><blockquote id='Gi8PuR'><tbody id='Gi8Pu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i8PuR'></u><kbd id='Gi8PuR'><kbd id='Gi8PuR'></kbd></kbd>

    <code id='Gi8PuR'><strong id='Gi8PuR'></strong></code>

    <fieldset id='Gi8PuR'></fieldset>
          <span id='Gi8PuR'></span>

              <ins id='Gi8PuR'></ins>
              <acronym id='Gi8PuR'><em id='Gi8PuR'></em><td id='Gi8PuR'><div id='Gi8PuR'></div></td></acronym><address id='Gi8PuR'><big id='Gi8PuR'><big id='Gi8PuR'></big><legend id='Gi8PuR'></legend></big></address>

              <i id='Gi8PuR'><div id='Gi8PuR'><ins id='Gi8PuR'></ins></div></i>
              <i id='Gi8PuR'></i>
            1. <dl id='Gi8PuR'></dl>
              1. <blockquote id='Gi8PuR'><q id='Gi8PuR'><noscript id='Gi8PuR'></noscript><dt id='Gi8Pu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i8PuR'><i id='Gi8PuR'></i>
                廣東省海洋與△漁業技術推廣總站,《海洋與漁業》雜誌歡迎您!
                 

                84 歲教授級高工馮誌強的尋油人生-試油烈火映丹心 滄海不負勘探人

                   日期:2019-06-04     來源:《海洋與漁業》    作者:羅茵    瀏覽:56    評論:0    
                   
                2019-5 028 (3)
                 1976-1979年間廣州海洋局在南海珠江口及瓊東南開展了綜合地球物理調查現和圈定了珠江口盆地和瓊東南盆地。1979年 8月13日,在珠江口盆地“珠五井”勘探 開發的新局面,拉開了我國海上石油對外合作開發的序幕,為中國經濟騰飛提供了堅強的能源保障。 在廣州海洋局,記者見到了當年參與珠江口大型含油氣盆地發現和高產油氣流突破的老同誌馮誌人強。已經84歲的老先□ 生精神矍鑠,手提著一個袋子,裏面裝著他珍藏多年的海洋地質圖件和匯報資料。 馮誌強說:“歲數大了,怕有些東西記不△得了,我就帶了一些東西過來。”話雖如此,但在采訪過程中,憶起往事,馮誌強很少有停頓, 仿◆佛那些故事已經刻在他的腦子裏了,想忘也忘不掉。 自 1955年畢業於西北大學地質系油氣地質及勘探專科之後,馮誌強就投身中國油氣普查事業,伴隨著我國油氣普查的進程,見證了從上世紀 50年代開展第一輪石油普查以來,石油地質工作者從我國西↑部到東部又到西部,從陸地走向海區和各海區油田的發現;見證了廣州海洋局 50多年而後直接朝時空隧道擴散了出去來的成長歷程。 “到目前,我最期盼的還有三件事情:圈定天然氣水合物的¤富礦區,突破南黃海工業油氣流和早日勘查南海北部深水區中生代油氣。”耄耋之年,馮誌強仍時刻關註著我國海上的油氣勘查,期盼後繼者勇於創新、敢於開拓和甘於奉獻,以新的思路,使這三個願望早日實現。

                在唐古拉山與海相侏卐羅系初識
                馮誌強盼望早日勘查出南海北部深水區中生代油氣與他早年在青藏地區找特提斯含油氣帶的經歷不無關系。 “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是々在青海石油普查大隊,在格爾木, 我們用 3年時間把柴達木盆地的油氣地質概況查清,之後在盆地西北 部進行詳查鉆探,在冷湖4號構造陸相第三紀地層中突破高產油流。” 因為陸相油田多半是小油田,儲量不是很豐富,據國外◥報道只 有海相油田才能構成大的油氣田。到哪去找?地質學家們由此開始了 對海相地層的眼中充滿了淩厲聯想。石油地質教科書中載明,油氣大半蘊藏於三疊紀 以後的海相中生代地層內,其分布狀況決定了一國油氣資源的潛力。
                 
                當※時大隊的總工程師朱夏提出來要尋找特提斯含油氣帶,將 4 個地質分隊的力量部署在昆侖山以 南的可可西裏盆看著百老沈聲道地至藏北倫坡拉盆 地之間的廣闊高原空白區,以青藏公路為主線向兩側展開,做 1:100 萬比例尺的路線地質概查,馮誌強帶領其中一個分隊。經過 3個月的 調查,終於在唐古拉山口附近的溫 泉地區測得厚度超過 2000米的海 相侏羅紀地層,化石豐富。但這時已臨近初冬,加之治安狀況不好, 他們便奉命撤離了工區。人雖去, “但當時觸摸到海相中生界的喜悅在我腦海中長駐不去。”馮誌強說。
                 
                有苦有樂的西北找油歲月
                回想那段西北找油的日子, 馮誌強表示有苦有樂。“我記得在冷湖區打鉆時,我國的鉆探水平還很落後,打鉆後,油氣從鉆機㊣ 往外噴,噴得 50米高呀,就像看煙花】似的。我們就在山坡上看,不知道 怎麽辦,後不好來還是石油部運來重晶石粉灌井才壓住了。” “當時也很苦,海拔數千米, 爬山上坡都會喘氣,吃不上蔬菜, 何況那★時候還有野獸,野外普查時需要有警衛跟著。”馮誌 強興致勃勃地跟記者分享那段日子。

                “1956年時逢西藏 自是這兩方勢力治區籌委會成立,當時中共中央派以陳毅副總理為首的中央代表團進藏祝賀,派分團到我們那兒,去井場慰問演出,在戈壁灘上搭起臺子,有京戲、 舞蹈,雜技,很熱鬧,周圍百裏的礦場職工、車隊工人和農牧場職工全都跑到那兒看演出了,大家√都非常高興。”回想往事, 馮誌強仍難掩興奮。
                 
                見證兩次搬遷為國家發展服務
                1964年,馮誌強調入地質部海洋掃蕩進行中 地質科學研究所(廣州海洋局的前身),1970年隨之搬遷到湛江,1978年再遷至廣州。在廣州海洋局工作的 40多年,他親歷了廣州海洋局的兩次搬遷和體制變革,見證了廣州海洋局從小到大,由弱到強,成為功勛卓著、享譽海外的國家級海洋你們地質專業調查隊伍的過程。

                “1969年廣東沒有油氣田,時任廣東省 省長陳郁認為廣東要發展,必須要有能源。” 為此,經報中央◥批準,成立於 1963年的原地 質部海洋地質科學研究所於1970年10月奉命 從南京搬遷至廣東湛江市,改建制為第二海洋地質調查大隊(以下簡稱“二海大隊”)。

                馮誌強回憶只有他註意到了說,搬遷到了湛江的二海大 隊一百七八十人拖兒帶女,沒有場地辦公,就借用了湛江水產公司的走廊,沒有宿舍就住湛江大旅店,沒有調查船就租用當地的漁船,一 邊搞基地建設一邊開展海上工作,還要兼▓顧家庭。“現在想想,當時的人也真不怕苦!”

                在我國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的新華夏構 造體系找油理論的指導下,二海大隊迅即開展 北部灣的綜合海洋地質、地球物理調查和油氣普查,提交了潿洲島西南構造帶卻無論怎麽努力都沖不破 12個局部構 造的物探普查報告及鉆探孔位建議。但限於當時地質部門沒有海洋鉆機,二海大隊遵照國家計委指示,將經過物探評價有較好前景的北部 灣移交※給了石油工業部門,後者於 1977年首 鉆見工業油氣流,證實李四光的預測。二海大天龍神甲之中隊將工區移交後,決定進行轉移。

                “當時大家對轉移到哪裏有不同的意見: 一種認為留在北部灣或者南移,開展鶯歌海至西沙群島之間海域以石油為主的綜合調查;另 一種▅認為要向東移廣東大陸架,開展南海北部 廣大海域的綜合調查。”馮誌強回憶說,當時眾人雖對珠江口區域遠景評價莫衷一是,但主張戰略東進的意見得到廣泛的支持。

                1975年 12月,隨著珠江口盆地的初步發現,國家地質總局黨組決定加強南海油氣勘查工╲作,在廣州成立南海地質調查指揮部,籌建第四海洋地質調查大隊(以下簡稱“四海大 隊”),為海上鉆探作準備。第二年起,二海大隊分批從湛江遷至①廣州。 “剛搬來廣州時,條件也很艱苦,現在我們局機以他為中心關所在的地方,當年〒就是一片水窪濕地,平時就種著空心菜,旁邊馬路沒有路燈,也沒有飯館,我們來報到ω 後,吃飯都要跑到東山口那邊。”
                 
                珠江口盆地的發現 是一場新舊老小孩思想的碰撞
                1975年6月,二海大隊利用“海洋二號” 船,開始進行廣東大陸架的地質 -地球物理綜合概查,以 80×100公裏間距的大剖面進行了第一階段戰略性粗查工作,主測線加密 至 40×100公裏間距,每完成一個航次,就交給專家回放處理並進行解釋和對比。“針對當時船少、效率低、儀器設備落後、手段不足的主要矛盾,我們采取了突出重 點、以點帶面、寬間距偵察、視情況加密的工作方 法。”10月份,一個大沈積盆地的輪廓揭開了面紗。

                “這年的調查讓我們第一次得以了解廣東大陸架及西沙群島一帶地質構造面貌的粗淺輪廓,特別是在珠江口外 100米水深以內,發嗡現一個大於 15000平方公裏面積、地層厚度超過 3000米的沈積凹陷,珠江口盆地的雛形出現了!”

                1975年 11月 11日,馮誌強在由其執筆∏ 完稿的“廣東大陸架地質構造輪廊”報告中, 對已完成的 11條主剖面和 2條聯絡剖面,總長度約 4700公裏綜合物探資料的地質分析 進行了初步總結,初步確定了在南海北部存在一條從海南島南側延至珠江口的大型新生代沈積坳陷帶,其中位於珠江口外者面積大而深,首次命名為“珠江口盆地”。

                馮誌強當年負責珠江口盆地綜合調研報告的編寫。在采訪中,記者看到了當年馮誌強等人手繪的珠江口盆地的新生代沈積等厚度圖和 剖面圖。“這是珠江口盆地最早 的面貌,包涵著廣州海洋局職工 的心血你們也是知道和期盼,我當時還能寫這麽小的字,現在手發△抖了,寫不了啦。”

                1976年調查又獲得了大量 地震剖面資料並得到航磁資料證實珠江口盆地是個大型沈積盆地的客觀事實,但它是“油盆”還是由火山巖系充填的“紅盆”, 當時地質學家們對此╱評價不一。因為李四光先生生前對有關珠江口外海域的油氣前必定要撐過去景沒有明確的說明,而珠江口盆地的構造格局 又與新華夏體系不相協調。

                “新的東西,需要以新的觀念來認識。”馮誌強提及那段時間對他影響很大的兩個人。 “當時在二海№大隊的生產組辦公室,劉光鼎先生對我說,不能夠老停留在舊的觀念上,要吸收一 些新觀點。”

                “當時板塊構造作為一種 新的人構造學說已在中國地質界悄悄流傳,朱夏作為一個先行者, 把理論和中國的石油地質實踐結合起來了。”馮誌強等人根據朱夏對中國東部陸上含油氣盆地形成發展規律的認識,結合南海鄰區中新生代沈積史及【南海北部海陸之間差異發展,論證了珠江口 盆地是叠置在中生代構造之上, 經過變格運動形成的、以新生代為主的中新生代含油氣盆地,而不是紅層盆地。

                1976年,“海洋二號”船 繼續完成了珠江口外的加密測線 和汕頭外海Ψ的調查,結合潿區陸地和 35個島嶼調查資料分析, 勾繪出了珠江口盆地的完整形 態,圈定珠江口盆地的面積達 15萬平方公裏,包含三個拗陷, 沈積厚度超過 6000米;在構造上具有“南北分帶、東西分塊”
                的特點,由此,廣東大陸架上存 在油盆不再是疑問。
                 
                排除萬難“珠五井” 首次突破高產油流
                鉆探是發現油氣和對沈積 盆地油氣遠景作出確切評價的最直接手段。馮誌強回憶,當時不可能實行租賃或招標打鉆,唯一 指望的是總局在新加坡建造的自 升式鉆井船“勘探二號”即將出 廠,“但上海海洋地質局的南黃海工作也急等一塊玉簡出現在手中著這條船,後經過多次開會研究,國家計委同意了 船從新加坡出廠後在拖向南黃海途經珠江口時進行試鉆的方案。”

                1976年 8月,四海大隊在珠江口試鉆。先後鉆探的 4口井只見到較好油氣顯示,未取得重大發現,對珠江口藍光頓時爆閃盆地的油氣遠景 有人又產生懷疑。為了選準新井 位,經反復對比,最終決定將井 位向凹陷中心南移至Ⅳ -4-2構 造上。

                1979年 5月 31日至 7月 8日 間施工“珠五井”時挑揀到大量油砂,測井結果確定有6個油層, 是試鉆以來最好的發現,但這時氣象預報 8號臺風即將從正面襲來。當時井位水深 81米,鉆井平臺樁腳插入海底僅 2.1米,抗 14級強臺風需插樁 6米,如撤走平臺不試油,則臺風過後要再打 一口井就要多花 200萬元,若不撤走堅持試油,就需面對迎抗臺風的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地質礦產部原部長孫大光提出“在充分準 備和安全穩妥的基礎上試油”。 接到指示後,平臺上全體職工開始晝夜奮戰。馮誌強回憶當年只是的情景:“職工們要從運輸船跳到放下來的大吊機後再吊到平臺上,船一直在晃動著,吊機放下來的時候必須要對準,存在一定的危險性,但我卐們都沒想那麽多。”

                8月 13日,“珠五井”的試油火焰,照亮了 南海的夜空,射開其中的三個油層合計折合竟然看不到對方日產 油 295.7立方米。這一珍※貴的歷史時刻被廣州畫 報的一名記者拍攝下來。馮誌強現在還保存著那 張照片,後來也曾作小詩一首記此盛事:試油烈火映丹心,滄海不負勘探人。五年夢寐終非夢, 眾誌成城繪乾坤。

                “從 1974年 4月開始區域面對這雷神之錘性調查,1975年 底發現珠江口盆↙地,到 1979年 8月首次突破高產油流,我們僅用了 5年多時間,花了約 8200萬元 勘查費用,以較落後的儀器設備、較少的資金投 入和較快的速度,就為急缺能源的華南地區提供 了一個大型石油勘探開發基地。”馮誌強表示, 那是一次領導層正確決策指揮,技術人員科學分 析與研究、全體職工英勇奮鬥精神三者的緊密結 合,是一首同心同德戰天鬥海的勝利凱歌。
                 
                開拓海洋災害地質調查新領域
                “在珠江口盆地突破工業油流後,存在於海底的塌陷、滑坡、泥流、地震及淺層氣體,對海洋油氣勘探開發設備及海底輸油管道等造成的災害,在國外是屢見不鮮的。馮誌強認為“我們國家的海上㊣ 油氣開發要進行,也會面臨著同樣的 問題。”

                1982年冬,由馮誌強等人組成“地質部海 底不穩定性考察組”出訪美國,考察其不同海域海底不穩定性的調查研究方法及設備,歸國後馮誌強等人即倡議在我國海域系統地開展災害地質調查,提出“寧可查而無患,不待患而後查”的立項經過數十次思路,該項目在1985年列入地質部“七·五” 部控重點項目,並得到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 的經濟、技術援助,首次在南海珠江口盆地內約 7萬平方千米面積中開展 1:20萬比例尺的調查與〗研究,至 1990年結束海上調查工作,基本查清 了南海北部海底潛在的災害類型。
                 
                三個期盼留與後嗡來人
                回首過往,馮誌強表示仍有遺憾。面積約 23萬平方公裏的南黃海,迄今尚未突破;21萬平方公裏的南海北部深水區還沒有一口普查鉆井; 對海域內廣泛分布的前新生界找油氣新領域的探 索才起步不久……
                 
                “我的第一個期盼,就是天然氣水合物必須要找到富礦區。” 馮誌強說。天然氣水合物開采成本高,只有找到富礦區,將來才能夠實現工業性的開發。“我認為近兩三年內能做到,因為已經有 20多年的研究基礎了。”

                “第二,我希望南黃海能夠突破工業油氣流,因為南黃海 是我們國家海域裏頭唯一沒有突破工業性油氣的海域。”

                “第三,我盼早日開展南海北部深水區中生代油氣的勘查∴工作。”自從 1959年在青海唐古拉山與海相侏羅系初識,迄今已過半個世紀,馮誌強仍神往不已,經過廣州海洋局的調查,在珠江口盆地東部深水區有將近 5萬平方公裏的面積和厚達 8000米 的中生代沈積層,有的專家稱之為“殘留特提斯猜想”。馮誌強表示,在南海找到海相中生界大油氣田也是我國幾代地質學家和勘探家們的期望。

                馮誌強認為,海上找油除了技術裝備之外,關鍵還是找油思路,打破舊有的觀念,開拓思維,適時總結經驗教訓,與時俱進。“每個盆地的發現突破史,都是一部勘查看著思路的發展創新史。 勤於反思,勇於創新,是開拓新局面的鑰匙。” “歷史的重擔落在了年青一代油氣勘查工作者的肩上,任重而道遠啊。”馮誌強語重心長地說:“冷眼面對荊棘路,欣慰身後繁華聲。會當奮蹄同唱晚,喜看接力有賢人。此為我之所願☆。”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關於我們 | 網站聲明 |
                主辦:廣東省海洋與漁業技術推廣總站    承辦:《海洋與漁業》雜誌社    技術支持:中聚網絡
                地址:廣州市南沙區東湧鎮大穩村廣東海洋與水產高科技園(市南路東湧路段4號) 郵編:511453
                粵ICP備19001140號

                海洋與漁業官方微信